一野君黎

我与我,周旋久,然做我。

© 一野君黎
Powered by LOFTER

断章

在这座城池中我没有名字,只有老陈日复一日的喊我王玄安。
“你为什么叫我王玄安?”
“你不是吧,真他妈的不记得了?”老陈惊讶地耸肩,也许是故作惊讶也许就是真的。“你就是王玄安,王玄安就是你,玄衣安天下呀。”
哦。我低头,醉花宜昼。
原来我是有过这么样的心志的,可惜我并不知道,到底是我疯了还是老陈疯了。在我看来老陈一直是一个多智近乎妖的人,还是我疯了吧,让他为我这种废人疯了不知当。
我把这话跟斑马说了,斑马想了想说:“算了,何必呢,你们俩都疯了。”

评论
热度 ( 1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