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野君黎

我与我,周旋久,然做我。

© 一野君黎
Powered by LOFTER

我这个人,怯懦又感性,太容易被触动。
今晚在看大宋提刑官的时候,看到吴淼水污蔑宋慈的时候心中一痛,便慌不择路的,如同是害怕什么似的把电视关了,生怕多听了一个字。
眼泪止不住就下来了。
我看了很多次大宋提刑官,可是没有一次是看到结尾的,每次我都只看到刁光斗一案,接着就不再往下看了。
我早早的知道了结局,我不敢单独面对这样的故事,太令我难过了。甚至连怪异君的八期节目,我也只看到了刁光斗一案,不敢再继续向下看。
我很喜欢夫人,当我看到cut里夫人和宋慈的对话时鼻子一酸。
我不想看到他们受委屈,我想看大人继续当着他的“乡巴佬”官儿,穿着一身粗布衣服,带着英姑和赵捕头四处寻访,一路上打打闹闹,遇到案子细细斟酌。结案后夫人一定会来,大人是不愿意表露自己的心思的,但是他看向夫人的眼神总是很温柔的。
那条白绫上写的密密麻麻,都是这些年的故事。
也许他终究是要背负光明行走在黑暗中,但是我希望他能走的坦荡,这注定很艰难,但是我还是希望他在这条路上轻松一些。
深夜胡言乱语,感情是真的,畏惧也是真的。
我如果对一个角色产生痛苦,怜悯,惋惜。
我只是希望他能开心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5 )
TOP